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深圳鑫鑫侦探调查公司 > 调查案例 >

深圳侦探|我将自己裹得严实,拒绝所有男生的接

深圳侦探|我将自己裹得严实,拒绝所有男生的接近
 大学四年,我将自己裹得严实,拒绝所有男生的接近,过的平静乏味。
 
毕业时,我以全系第一名的成绩,和一份优秀的设计图拿到了最佳毕业生优秀设计奖。
 
领奖台上,我看到台下有一双眼盯着我,灼灼生辉。
 
我认得他,他叫何修,一名富家子弟,也是我们宿舍最漂亮女生的男友。
 
散场时,何修拦住我,问道:“安安,你是拉拉吗?”
 
拉拉就是同性恋。
 
我对他这个唐突的问题感到诧异。
 
正不知该如何回答时,他的女友出现了,李梦,一个美得生猛的女生。
 
李梦带走了何修。
 
走远了,我回头去看他们,恰好李梦也回头看我,神色警惕。
 
我迅速转过头来不再看她。
 
何修是李梦从旁人手里抢来的,她应该也害怕别人再抢走吧。
 
两天后,我接到一个电话,是当地一家知名公司打来的。
 
对方在网上看到了我的设计稿,有意邀请我去对方公司工作。
 
我欣然接受,并很快前去签下了合同。
 
毕业吃散伙饭时,一个女生问李梦,是不是准备去何修家的公司上班了。
 
李梦沉默了两秒,闷闷道:“我和他分手了。”
 
众人唏嘘,一个女生不合时宜道:“这抢来的,会不会又被谁给抢走了?”
 
李梦瞪了对方一眼,回道:“没人抢,就是他家要求多,我受不了。”
 
说完李梦喝了一口酒,洒脱道:“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男人还不好找么!大不了下次再去抢!”
 
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,有人开玩笑道:“什么要求说来听听,你不合适说不定我们合适呢!”
 
李梦环视一圈,最后目光落在我身上,坏笑道:“人家爹妈要清白姑娘,至少身子得是清白的!你们谁没谈过恋爱的?”
 
众人哄堂大笑。
 
我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 
之后大家开始聊各自的男友,聊见过的最帅的男人,也聊何修。
 
何修长得帅,家里有钱,谈的女朋友也是顶尖的美人。
 
最后,大家聊到何修家开的公司。
 
待大家说出那个公司名字时,我手里的酒杯微微一颤。
 
正是我刚刚签下的那家公司!
 

6

 

 
我这才知道,何家是那家公司股东之一。
 
我遵循着爸爸教会我的生存法则,走一路丟开一路,永不回头。
 
就像我上了大学,就绝不再同高中同学老师联系,来到这里念书,就不再同以前生活的那座城里的人联系。
 
爸爸说过,当年那件事发生在任何一个女生身上,都足以摧毁她。
 
我要做的,就是不要回头。
 
所以,大学毕业,我也没打算再同这群同学联系,签工作的事,也没跟任何人说。
 
我没想到,我会签到何修家的公司。我心里盘算着,这份工作做到多久时是可以辞职的。
 
之后不久,我就前去正式入职了。
 
我与同事的关系很疏离,女同事们在茶水间的悄悄话我不参与,男同事们抛过来的荤段子我也不接。
 
我只呆在自己的工位上埋头画着一张张设计稿。
 
隔壁工位上是名男同事,他每天下午都会点一杯奶茶放在我的桌上。
 
我低声道谢,下班时带着奶茶离开,出了公司门便丢进垃圾桶。
 
我不喝任何男人递过来的饮料酒水。
 
当年阿伟递给我的也是奶茶。
 
每次公司有大客户时,我的设计稿总能被优先安排着推荐过去。
 
第一眼很重要,大多数客户看了我的设计稿,再看之后的,就总会觉得没有我的好。
 
我也因此业绩始终靠前。
 
时间长了,公司里开始传言,说我是借了谁的关系之类。
 
甚至我隔壁工位的男同事也趁着送奶茶的机会,凑近了问我:“安安,听说何修跟你是同学?”
 
我点头,又摇头。
 
何修和我同校,但不同专业不同系。
 
男同事凑到我耳边压低声音道:“茶水间里女同事说你给何修陪睡呢!”
 
深圳侦探,他就缩回了工位,抬头盯着电脑,眼珠子却不时瞟向我。
 

7

 

 
我若无其事地起身拿着茶杯离开。
 
走到茶水间门口,果然,里面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。
 
女人的嘴是很可怕的。
 
隔着门,面目全非的谣言张牙舞爪地扑进我的耳朵,我虽厌恶,心里却没太大的波澜。
 
早在十八岁那年我就尝过各种谣言扑来的滋味了。
 
“听说何修本来是她舍友的男朋友,临毕业时,她偷偷睡了何修,这才进了公司的。”
 
“那怎么没见她跟何修出双入对啊?”
 
“她敢吗?何夫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眼光挑剔死了,张罗着给何修安排相亲,哪个姑娘不是顶尖的。再说了,她目标明确,向上爬就行,不一定非要爬进何家的大门!”
 
里面越说越难听。
 
我咳了一声,里面立刻没了声音,很快门开了,一群女人目不斜视地陆陆续续走了出来。
 
倒了茶,我回到工位上。
 
隔壁男同事伸了下脑袋,疑惑地看了我一下,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表情。
 
我淡漠地看了男同事一眼,他眼里神色复杂。
 
此时我没有料到,我十八岁之后苦苦经营的安稳人生中,第一场几乎摧毁我的风暴竟是由他亲手制造。
 
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,他会亲手将阿伟那个死去的男人再次拉入我的生命中。
 
我在痛苦中一遍遍颤栗着,遵循着爸爸的教导,开始想办法一点点从这里剥离出去。
 
深圳侦探这里已不再适合我生存下去,但一切并没有那么顺利。
 
上一篇:深圳分离小三公司|女人精神出轨能被宽恕吗? 下一篇:深圳调查取证:唯有自己,才是你最终的依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