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8-2379-2020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8-2379-2020
微信:138-2379-2020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金中环国际大夏A座

深圳调查取证

深圳市私家侦探|闺蜜的疯狂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6-07 16:05
      深圳市私家侦探|闺蜜的疯狂

那天,我和老公在钱塘新区一个新楼盘看房,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突然有人一把拍了我的肩膀:“李小雅!”

 

我一回头,就看到了一脸惊喜的林碧。

 

林碧跟我是穿开裆裤就认识的好姐妹,我们老家在一个村,我们小学同学、初中同学,两人好得形影不离,直到高二时,我随我妈去了浙江,彼此忙着升学、工作、成家,这才失去联系。

 

“天啦,真的是你!李小雅!你竟然也在杭州!”林碧仍然像小时候一样,一开心就手舞足蹈。

 

她兴奋地抓着我的胳膊不松开:“你也来这买房的?太好了!咱们买一个小区吧,就买对门儿!这样可以天天互相串门,我要去你家蹭饭,对了,你还记得小时候吗?你妈妈每次一做粉蒸肉,我就闻着香味去你家了,就候在你家厨房外流口水……”

 

林碧叽叽喳喳,兴奋地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。

 

我几乎插不上嘴,只是笑,故人重逢,我当然也很高兴的,但是,不知为何,我的注意力,总是不可控制地飘到了林碧的丈夫,高远的身上。

 

2

 

高远目测身高一米八,浓眉大眼,五官端正,那天,他穿着高领毛衫,外面套着一件灰色的长款大衣,整个人清爽干练,风度翩翩。

 

就连售楼处的小姑娘都忍不住夸:“您有点像黄晓明哎,长得真帅!”

 

是啊,真帅,尤其是当他坐在我那个个子不高、戴着厚瓶底眼镜的丈夫陶正虎身边,高下立现,对比更是鲜明。

 

我真没想到,林碧会找到一个这么好看的丈夫。

 

而更让我心头泛酸的,是高远不仅长相好,性格也温和体贴,人前人后,都对林碧呵护备至。

 

说“呵护”都不够,应该说是“宠”。

 

买房子这么大的事,楼层,套型,全都是林碧说了算。

 

吃饭的时候更是——高远很自然地帮林碧烫洗餐具,倒开水,剥虾,席间,林碧说什么,他都侧耳认真听,他跟我们夸林碧善良,能干,单纯,有趣。

 

就连林碧那天穿的那件明显扮嫩的鹅黄色袄子,高远都认真地夸:“我觉得挺好看的,比较适合她,她个头小巧,人也很简单,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孩。”

 

3

 

那天的饭,我吃得很堵。

 

我不知道我到底输在哪里——我身高一米六六,身材苗条,从小就是我们村里公认的漂亮丫头,我也很能干,大学毕业后只用三年,就在现在这家公司做到了中层管理。

 

而林碧呢,一米五几的小个子,相貌平平,所谓的能干,就是在一个私人瑜伽会馆做店长。

 

可是,她偏偏有这样的运气,她口中“无意中认识的”男人,恰恰是我梦寐以求的那款。

 

我心里不痛快,开始有意地回避林碧,即使林碧拼命游说,买房时我还是选了另一个小区的房子,跟他们家隔了一条街。

 

我想尽量离远一点。

 

但是,每一次,林碧给我打电话,约我去她家玩,约两家人一起吃饭,钓鱼,泡温泉,我拒绝的话涌到嘴边,都生生咽下。

 

因为我打心底还是想见高远。

 

我喜欢跟他聊天,喜欢他用欣赏的眼光看我,喜欢他绅士地给我端茶,喜欢听他夸我的女儿:“小姑娘真漂亮,跟你妈妈一样,是个美人胚子!”

 

但,每一次去,也意味着,要眼睁睁地看着高远和林碧堂而皇之地秀恩爱。

 

个中酸楚,只有我自己懂。

 

我当然也知道,闺蜜的男人是不能碰的。

 

我就偷偷地喜欢着,难受着,还强颜欢笑地一次次把心头想要窜出的那点小苗头,死死地摁下去。

 

4

 

但我没能摁下去,因为高远给了我希望。

 

那是一次周末聚会,我和高远因为顺道,先到了酒店,刚坐下,服务员就给高远一朵玫瑰:“今天刚好是七夕,给您太太送朵花吧。”

 

鲜艳的红玫瑰捏在高远的手上。

 

“您太太可真漂亮,不对,应该说,你们俩真是郎才女貌,气质绝配!”服务员嘴巴很甜。

 

我垂下头假装翻包,想缓解自己的尴尬,没想到那朵玫瑰花被递到了我眼前,高远微笑:“借花献佛,小雅,送你的,节日快乐。”

 

我慌张地抬头,他的表情很认真,眼睛亮亮的。

 

我接过花,心已经砰砰乱跳。

 

那天的聚会上,服务员没有再来送花,高远也没有提起,但他谈笑间,眼睛总有意无意地扫过我的脸。

 

他是觉察到我对他的感觉了吗?

 

我不知道,但,从那天开始,我们的聚会中,他跟我呆在一起的时间明显长了,我们去果园摘橘子时,他没有跟林碧一组,反而跟我一组。

 

当果园主人也误认为我是他老婆时,他也没有否认,只是微微一笑,然后回过头,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。

 

5

 

被误解的次数多了,我便开始失眠。

 

原本的理智也在渐渐瓦解,有东西从我心头破土而出,见风疯长——我感觉高远对我也是有意的,如果他也有意,我们,是不是可以有机会重新洗牌?

 

毕竟,自从认识高远,我对陶正虎已经越发反感。

 

可我如何知道高远的心?

 

我不敢贸贸然往前迈,又不甘心原地停止不动,我彷徨,纠结,郁闷——那天晚上跟一群同事吃饭,谁都不知道,我拼命要酒喝,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

我喝醉了。

 

同事给我老公打电话,但我刚跟他吵过架,这个木讷的技术宅一听说我喝酒了,直接挂电话关机。

 

我嘴里喊着“林碧”,于是有人帮我给林碧打了电话。

 

十几分钟后,开车来接我的,竟是高远。

 

他为什么来接我?

 

我坐到高远的副驾驶,心就一直狂跳——他知道我醉了,主动来接我回家,为什么……

 

我脑子里胡乱想着,耳朵听着他温和好听体贴的声音,酒精释放了我长时间压抑的情感,车子到我楼下,高远搀扶我出来时,我不顾一切地搂住他:“高远,我喜欢你,你知道吗?我喜欢得很辛苦很辛苦……”

 

我望着那张我渴望已久的脸,离我那么近,近得呼吸可闻,我再也控制不住,主动吻了上去。

 

6

 

但是,高远轻轻推开了我。

 

“你喝醉了,我带你回家,你需要休息。”

 

他理智且疏远,他抓着我的胳膊,把我送上楼,敲开门,交代陶正虎:“正虎,好好照顾小雅啊,她看样子喝不少,我先回去了,林碧跟孩子还在家等我呢!”

 

他走了。

 

我推开陶正虎的手,倒在床上,眼泪不可控制地往下流,流经我依然颤抖的苍白的唇。

 

我误解了高远的意思?

 

他其实对我并没有意?

 

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?

 

现在回头看,那个晚上,我就应该放下的。

 

但是,就像临近深涧的人,明知前方是悬崖绝壁,已经走近,就一定想上前窥尽真实面貌。

 

我不甘心,曾经理智的我,跟所有陷入情网的女人一样——我已经抛开颜面,迈出了关键的一步,我一定要一个准确的、毫不模糊的答复。

 

7

 

我决定破釜沉舟。

 

我在酒店开了一间房。

 

那天,林碧带着孩子回外婆家,陶正虎去外地学习了,临走时,把女儿送到了我婆婆家。

 

高远下班时,我就等在他公司楼下,我把那张房卡递给他,不等他开口,我便转身离去。

 

我把决定权交给他——也把我自己交给他。

 

接着,我先去了房间,洗好澡,换上漂亮的睡衣,抱着双膝坐在床上。

 

没有电话,也没有信息。

 

我守着昏黄而孤寂的灯,忐忑着一颗心,盯着手机上的时间,看着它一分钟一分钟地变化。

 

七点,八点,九点……

 

他会来吗?他不会来了。他也许在徘徊。他也许在笑话我……

 

我静静地等,任希望渐渐熬成苦涩而酸楚的绝望。

 

九点半,正当我心底一片黯淡的时候,我清楚地听到,门外有了电子解锁的声音。

 

有人进来了。


二维码
电话:138-2379-2020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金田路金中环国际大夏A座
Copyright © 2002-2027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深圳侦探调查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