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!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深圳鑫鑫侦探调查公司 > 婚姻调查 >

深圳私家侦探|出轨后,才知道老婆是超级富二代

深圳私家侦探|出轨后,才知道老婆是超级富二代
那时候他们还不是夫妻,甚至,彼此间都不认识。
 
那是葛亮记不清第几次陪客户了,他酒量一般,隔段时间就要借口跑洗手间吐一轮。 
 
饭店装修得有点园林风,洗手间外廊边有个小亭子,安静又隐蔽,葛亮想过去坐一会醒醒酒,刚走两步就发现亭子的角落里已经有人了,是一男一女。 
 
女人很年轻,也很漂亮,右眼角下边有一颗泪痣,特别打眼,男人却上年纪了,看清他的脸时,葛亮微微吃了一惊。 
 
因为老男人是本城很有名望的一个企业家,报纸上三五不时都能见到的那种,对外的形象一直跟爱家勤俭有爱心这些联系在一起。 
 
老男人突然将女人搂进了怀里,声音也有些激动地拔高了,他说:“以后你有啥难处尽管说,毕竟咱们…… ”
 
女人突然把话打断了,接下来两人又细细碎碎地说了些话就走了,葛亮头还有点懵懵的,倒回洗手间又吐了一回。 
 
第二天醒过来时,头痛得很,偏偏还要早起上班,路上他无意间看见一张印着老男人照片的旧报纸,他扫了一眼,提到了他爱家庭,如果是以前,葛亮会很羡慕这样的男人,事业成功,家庭美满。 
 
但葛亮想到了昨晚老男人对女人的失态,他对外的那些伟岸光辉的形象顿时被打得稀碎,是啊,谁不会演戏呢,有些人演得高明些罢了。
 
他慢慢涌出一丝不耻,但脑子里却闪过那颗泪痣,连同亭子里那昏黄的灯光一起跌进了他的记忆里。 
 
那个时候,葛亮只当自己不小心窥见了一个体面人袍子底下藏的腌臜,多了一份对这个世界嘲笑的理由而已。 
 
后来,葛亮换了份工作,新领导是个中年大妈,熟了之后领导就暴露了她作为一个中年妇女的一大爱好:做媒。 
 
她说要替他找个好姑娘,还强调姑娘真的很好。 
 
葛亮自然是感恩戴德地接受了,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几年,他早学会了领导的好意无论是啥也不要拒绝,对方失了面子,自己也未必讨得到好。
 
见面那天,对方迟到了,葛亮看着时间想,再给十分钟,前十分钟是给女生的体面,这十分钟是给领导的面子,再多的他就不愿意了。
 
就在葛亮准备走时,对方来了,只一眼,葛亮就愣住了,因为他看到了一颗泪痣,是那晚那个女人! 
 
她自我介绍说叫钟雨,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,很抱歉,又主动说这顿饭她请。 
 
如果葛亮对她没有意思,那么借此答应也算给了彼此一个不合适的信号,但他下意识就说:“别,第一次见面哪有让姑娘家请的,你别跟我争,我可不想回去被我领导削,说我不像个男人! ”
 
钟雨也没坚持,只是笑了笑说:“陈姨哪有那么吓人。 ”
 
陈,是葛亮领导的姓,她叫她姨,一般叫女人“姐”都不好说熟不熟,可“姨”这个辈份都不一样了,她俩关系应该不差,葛亮这么想着,人已经体贴地替钟雨拉开了凳子,他庆幸自己为了表示对领导做媒的重视,挑了家比较上档次的餐厅。
 
落座后就说了些基本情况,葛亮的情况没啥特殊的,外省过来念大学的,就这么留下了,老家在县城里还过得去,到城里就没眼看了,所以他正在苦哈哈地奋斗着。 
 
见他说话风趣,钟雨扑哧笑了,那颗泪痣就随着眼角的笑荡漾起来,格外好看,葛亮觉得自己心跳都有些快速。 
 
葛亮有意跟钟雨拉近距离,就找着话题跟她聊天。 
 
期间说到家里人,他说妈妈爱看偶像剧,一把年纪了还会为了角色哭哭唧唧,钟雨的神情就有些落寞,她有些羡慕地说:“真好。 ”
 
葛亮以为她想她妈妈了,就顺嘴问了一句,谁知道钟雨诧异地问他:“你不知道么? ”
 
葛亮很懵:“知道啥? ”
 
“陈姨没告诉你,我家里人都不在了?我现在就光棍一个!一人吃饱全家不愁,哈哈! ”
 
她说得好像很轻松,但葛亮能从她的笑里体会到孤独和不易,他有些心疼,他努力回想陈姨的话,的确,她没有提到过半点对方的家庭情况,只说人很好,现在想来,钟雨的好是吃了很多苦头才得来的吧? 
 

图片

 
对女人,或许就是这么开始的,心脏某一刻被击中了,有了柔软的迹象,就变得有了冲劲。 
 
但当葛亮提出下次再约时,钟雨却拒绝了,她的脸在灯光下像覆了一层水雾,有些袅袅地看不清,她说这次来是不想拂了陈姨的面子,但她本身并不想恋爱。  
 
他听着这些话,何其耳熟啊,他不也是抱着这种心理来的?但见了人之后,他就改了主意。 
 
可钟雨已经利落地转身走。 
 
葛亮怔在原地,此时下起了雨,他跑到便利店躲雨,店员的脸色有点不好看,于是他随手抽了份报纸买下,也巧了,那上面正好刊登了老男人的消息,葛亮一时间说不清心里是啥滋味。 
 
他除了比老男人年轻,别的恐怕比不上他一根手指头吧?一个女人,如果享受过成功男人给她的那种优越感,看不上一个还在为生计拼搏的普通男人,是挺正常的。 
 
葛亮有些舍不得,只是心里又扯拉着几种情绪,也就这么拖拉着,偶尔跟钟雨发个信息,她都会回,但不热情,透着距离感。
 
倒是领导问了他进展怎么样,得知他们就见过那一次之后就怪他:“你一个大小伙子,得主动约人啊!难不成等姑娘家找你?人不要矜持的啊? ”
 
正好别人送了领导一套高档化妆品,但不适合她那个年纪,转手就给了葛亮,让他借花献佛去。 
 
有了领导那话,葛亮才明白,自己是渴望跟钟雨有来往的,现在又有了现成的理由,于是他赶紧约钟雨了,怕她拒绝,又把领导拖出来当借口了。 
 
他们其实很聊得来,看得出来钟雨也不反感自己,葛亮想不明白她什么不试试?还是说…… 
 
面对葛亮的攻势,钟雨也说得很坦白,她说:“我身上有些不太好的事儿,跟我在一起你会后悔的。 ”
 
葛亮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老男人,要说他对那个男人跟钟雨的事儿毫无芥蒂那是不可能的,但……他小心地问了一句:“不好的事儿,都过去了吧? ”
 
深圳私家侦探钟雨听到他这么问,怔了一下,突然就笑了,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说:“是啊,都过去了。 ”
 
葛亮得了准话,心也落了地,他想谁没点过去呢?不好的过去,埋了让它不见天日就好,人还是要等着明天升起的太阳。 
 
葛亮跟钟雨好上了,后来结了婚,成了都市里两个互相依偎取暖的两个人,小日子过得挺快活。 
 
考虑到将来,他们买了市中心的房子,首付还借了一部分才够,不过总归有个家了。 
 
钟雨怀过一次孕,她不想要,不是不爱,而是时机太坏了,葛亮因为工作上的失误,被罚了钱,房贷就压在她的身上,可怀孕休假之后她的收入也会减少,孩子一旦生下来,又是一大笔开销,他们承担不起。 
 
葛亮看着钟雨好久好久,嘴唇动了又动,最终还是没有吭声,抱了抱她沉默地顺从了她的意思,把孩子打掉了,反正,他们还年轻,等经济再稳定一点也行。 
 
不过这一次也让葛亮有了别的心思,给人打工的风险太大,所以他要辞职自己创业,将来也不用仰人鼻息而活了。 
 
他心里藏着一个影子,虽然他告诉自己不用在意,但在某些时刻,那个影子总会跳出来嘲笑他是个无能的普通男人。 
 
葛亮头两年干得还好,公司虽小但业务也慢慢起来了,他打算扩大点规模,舍得投才会有更大的收益,要是顺利,最多再过一年,他们就能要孩子了,他能提供给孩子很好的教育条件了。
 
但没想到就在这节骨眼上,一批货物的检验出了问题,全被查封了,而买方又催得紧,要是不在规定时间里把货发这去,这边也会起诉他合同违约。 
 
葛亮悔死了,要不是自己抱着侥幸心理用了不合格的原料,也不会出这档子事儿了。 
 
他把能找的关系都找遍了,被查封的货是没办法了,现在当务之急是把买方的货凑齐,好歹能挽回点损失。
 
更要命的是,当初他为了抢到这个单子,合同上有些苛刻的条款他也都同意了,原本以为只要能按时交货就不会有意外,可谁能想到呢!
 
如果交不上,他就完了,到时候不知道要赔多少钱。 
 
葛亮忙活了几天,终于打听到一家公司有一批货符合他的要求,他想买,但对方却不干,是啊,竞争对手来着,谁管你死活。 
 
最后,葛亮费尽百般心思,最终让他抽出了一个人来,就是那个跟钟雨有瓜葛的老男人,透过七拐八绕的关系发现,老男人给那家公司投过钱,还不算少,应该能说得上话。 
 
可葛亮跟老男人半点关系都没有,人家根本不认识他,他没办法拉上关系,唯一有关系的人,是钟雨。 
 
那晚葛亮喝了点酒,他想起了那个亭子,老男人搂着钟雨说,有啥难处都可以找他,这是他的承诺吧?男人对女人的承诺兴许很多时候都算不得数,但老男人是个有身份地位的人,那晚上他的失态也不是假的,应该能信吧? 
 
钟雨怔怔地听着葛亮让她去找老男人的种种理由,最后都化成一个苦笑。 
 
良久,她轻声说:“如果我不愿呢? ”
 
葛亮撇开视线,语速极快地说:“我不会怀疑你们现在的,只是我现在真的很困难,小雨,你就当是为了这个家好么,我缓过来了就可以考虑孩子的事儿了,你不说很想当妈妈了么? ”
 
过了好一会,钟雨说好,她会去的,只要他别后悔。 
 
葛亮虚弱地笑了笑,现在他的难处迫在眉睫,没空想后悔的事儿。 
 
后来,钟雨去找了老男人,有了他的出面,葛亮的事儿很容易就解决了,他重重地松了口气。 
 
可当他的公司恢复正轨时,却注意到钟雨时不时避开他接电话,有次他去偷听了,是老男人打来的,钟雨的态度算不上热络,他也能理解前头求人帮了忙,转头就扔到脑后也不地道,但为啥要避着他呢? 
 
因为心虚,葛亮都没敢问钟雨是怎么想的,她看到了自己狼狈无能的样子,又重新见识了老男人的能耐,她心里平衡么?她拿他们比较过么?是不是看不上他了,有没有后悔? 
 
有天家里寄来一个快递,葛亮拆了,是条名牌裙子,得好几万块,这么多钱不可能是钟雨自己买的。 
 
他们都想到了老男人,钟雨当即就掏出手机打了过去,不知道那头说了啥,钟雨语气有些僵硬地说,不用送她这么贵重的东西,不合适。说完不等对方回话就挂了。 
 
钟雨重新把裙子打包要寄回去,她的表现明明像是在跟老男人撇清关系,可葛亮却从这短短的几句话几个动作里,发现了不寻常。
 
钟雨对老男人的态度太随意了,她甚至不遮掩自己的不高兴,一个有名望的男人凭啥容忍她这样的态度?而她又凭啥这么自然而然地对他臭脸?只有一个可能,是老男人纵容的,而钟雨潜意识里也知道这点,所以她才会忘了成年人体面的假客套。 
 
但葛亮却不敢说啥,毕竟钟雨都说过那些是过去了,是他亲手让她跟过去再一次建立联系的,他不清白,他只能当啥也不知道。 
 
直到那天,钟雨打电话说不回家吃饭,却没有说要去哪儿,葛亮找她公司的人一打听,说她被人接走了,还是辆高级轿车,几乎不用怀疑会是谁。 
 
葛亮觉得胸口很闷,他忍不住开了瓶酒,到了半夜钟雨才回来,更让他想不到的是,她穿着那条曾被她送回去的名牌裙子,这下他没法再自欺欺人了。 
 
钟雨见他还醒着有点意外,但也没多说啥,准备把裙子换下来,这个动作在葛亮看来,就是她想换掉衣服好假装啥也没有发生,只可惜他还没睡,他什么都看到了。 
 

图片

 
钟雨的肩上有个红包,明明知道有可能只是蚊子咬的,但酒精上头的葛亮却忍不住有了别的想法,她去见了老男人,还穿得这么漂亮,会不会…… 
 
于是,他冲动地把钟雨搂住了,把她压在地板上,要脱她剩下的衣服,她挣扎着让他住手。 
 
葛亮全然听不见,她为什么要反抗自己?她看不起自己了么? 
 
最后钟雨甩了他一耳光才让他停了下来,但他无限悲伤地看着她脱口而出:“那个老头子能满足你?! ”
 
言语是利刃,出口即无悔。两人都愣住了,钟雨瞬间红了眼睛,抖着声音问他就是这么想自己的? 
 
葛亮想说不是的,想说他还在乎她,可是这些日子里他心里藏了太多太多的事儿,他不断地想起他们亭子里的那一抱,想起老男人那么轻易就帮了他,想起钟雨对他的态度,加上今晚的裙子,他没能忍住,问你们是不是又重新……一起了? 
 
钟雨回他的只有满脸眼泪。 
 
这次之后,葛亮觉得很压抑,他找着机会不回家,钟雨仿佛对此也不毫不在意,餐桌上也不再给他留着饭菜,两人一个逃避,一个漠然,曾经的恩爱甜蜜变得荡然无存。 
 
夫妻间的空间距离远了,心,也就跟着远了。 
 
有次葛亮在垃圾桶里看到一个快递袋子,尽管地扯被涂了,但他还是从残缺的字里猜到了是老男人寄来的。 
 
葛亮愤怒,但又觉得无限悲伤,他内心渐渐扭曲了,有一次一个女人靠过来时,他没有立刻推开,而是涌起一股报复的心思,搂了过去。 
 
他背叛了钟雨。不,这算背叛吗?他给自己找理由,钟雨不也跟老男人藕断丝连么?他有错,可她也未必清白! 
 
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,葛亮偷情的事儿被钟雨发现了,她怔了半晌,说:“离吧。 ”
 
说出这个词时,葛亮心里一阵剧痛,但也莫名有种解脱了的感觉。
 
他终于不用生活在老男人的阴影之下了,不用再怀疑他俩的关系,也不用在再面对自己无能了。 
 
财产分配没有异议,幸好还没有孩子,省了诸多牵扯。 
 
签好字后,钟雨说吃顿饭吧,第一次见面时,是葛亮请的,现在,她请,大家好聚好散。 
 
饭吃到中途,钟雨突然说:“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跟他的关系吧?我是他的女儿,亲生的。 ”
 
二十多年前,老男人被人设计睡了一个乡下妹子,当时他已婚有子,对那件事相当气愤,自然不可能对钟雨妈有什么好脸。
 
后来钟雨妈生下了她,老男人也不承认,她们母子俩为了活下来吃尽了苦头,她妈后来为了养活她,做了些不太好听的事儿,甚至她自己也被迫干了些违心的事儿,这就是她之前拒绝葛亮时指的那些不好的过去。 
 
后来,她妈没等她长大就早早去了。 
 
等钟雨长大了,意外跟老男人有了交集,他知道了她的身份,也许是过了这么多年,得知她们母女得过很不容易,有了点悔意吧,只不过他的身份地位在那儿,不可能认她,而她,也不想跟这个生物学上的父亲有什么牵扯,所以对他会帮自己的承诺从来没放在心上。 
 
没想到,葛亮会求着她去找老男人,他们是夫妻,他有难处她不会坐视不理,然而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一开始就怀疑他们的关系,她心里不免泛起了凉意,也就心意懒懒地没有说出来。 
 
后来,夫妻一场她还是去找老男人了,只是这样一来,她也不好用完就把人甩到身后,态度一般只是不想跟他玩什么迟到的父女情。 
 
后来他要过寿,送了条裙子过来想请她参加,她退了裙子是不想去的,但那天听说他病了一场,兴许也没几年好活了,所以她还是去了,算是全了一场父女的情份吧。最后一次寄来的东西,是这辈子他们唯一的一张合照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了。 
 
深圳私家侦探这就是她跟老男人的全部真相。 
上一篇:深圳侦探|婚姻法是否需要扩大重婚概念? 下一篇:深圳出轨取证|我女儿有三个父亲